产品基本思路是在特定线路上根据用户需求做个性化调整,公司…

分类: 定制游 2019-06-09

dgyongfa.comyieyang.com

笔者简介:我是孙黎,为了多和家庭服务业的阿姨妈妈们打交道,就变成了“黎阿姨”。过去的几年中,云家政和陪爸妈的经历让我收获颇多,现在希望将过程中对于养老的观察和思考记录和分享,欢迎加我个人微信everbluesun一起讨论(黎阿姨)之前黎阿姨和大家一起讨论了第1-2个问题——主要阐述的观点是:在中国养老产业和事业界限尚未清晰的情况下,老人有限的养老金收入将主要用于自身的养老和应急照料,因而显性的强刚需——“失能/失智老人的照料陪护”,就成为养老行业创业的切入点之一。今天我们要继续讨论: 老人的存量收入有限,有办法激活老人收入的增量吗? 提升收入的方法是开源和节流,我们依次进行梳理: 一、被动节流——紧跟金融体系变化,能帮老人省钱也是机会所在 首先来看政策方面的变化——之前我们提到,养老金的12连涨增加了老人的绝对收入,但由于房产和应急等需求,支配能力并没有明显增强。

2016年7月13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表示,延迟退休预计将在2022年进行试点,这将带来的是整体养老金池子的压力相对减小,这里更多的是政策性的内容,与养老市场本身的创业机会关联不大;同样的,开放二胎刚刚过去一周年,无论现在效果如何,其对于养老的长远影响也要到20年后,在此这两点我们都不做讨论。 然后来看金融体系的变化——“以房养老”和“长期护理险”: 先来看“以房养老”:是指将房屋抵押给有资质的银行、保险公司等机构,每个月从该机构取得贷款作为养老金,老人继续在原房屋居住,去世后则用该住房归还贷款。初衷是把最主要的家庭财富(即房产——2015年中国家庭的人均财富中,其净值的占比达到65.61%)变成“活钱”,既保证老年人实现居家养老,又能增加养老收入。 来看下以房养老在中国的落地情况:2014年7月初,我国“以房养老”保险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四地进行试点;2015年3月,作为中国首款“以房养老”政策性保险产品,幸福人寿“房来宝”上市销售;2016年6月底,签订投保意向书的客户有60户,78人——无子女老人占到40%,参保人平均年龄70.5岁;其中32户家庭已领取保险金,以5000-10000元/月居多,平均养老金8465元/月,最高的是一位上海老人为19003元;2016年9月,《关于2016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推进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保监会将在现有四个试点城市的基础上,选择经济条件较好、房地产市场较为规范、当地政府支持的城市和地区纳入试点范围,扩大业务经营区域(例如南京、青岛等)。

 可以看到15个月的试运营数据并不成功,原因是什么?有哪些问题需要解决?房产价格波动大:房子作为不动产的增/贬值难以预期倒按揭年限未知:倒按揭期限与老人寿命挂钩同样难以预期——需要健康/慢病管理的长期跟踪,个人建档与分级诊疗&保险评估挂钩制度&业务不成熟:涉及地产、金融、保险、社保等多领域,各地区情况差异大传统文化障碍:老人更倾向于房子留给子女以减轻晚辈压力服务供给不足:即便获得更多养老金,可购买的优质适老化服务缺失——需要陪护照料/文化娱乐等各方面的优质服务供给虽然以房养老并不能在短期内增加老人收入,但随之产生的问题中,我们可以看到第二点健康/慢病管理和第五点围绕老人需求的垂直服务,是养老行业的创业机会。我们认为能够让老人和家庭少花钱也能享受到好的服务,这本身也是以节流的方式提升老人可支配收入。 观点1:慢病/健康管理更适合“服务+硬件” 互联网慢病管理的突破点在于数据收集+互动体验,但直接盘活C端用户的难度并不小,尤其是在移动互联网和智能硬件使用能力有限的老人群体上尤为突出。以阿里健康父母关怀计划为例,首先需要串联社区医院的全科医生首诊服务,再结合智能硬件厂商的相关设备收集并由医生观察分析数据,然后通过运营策略(如购买费用50%-70%左右的现金返还)激励用户养成使用习惯,甚至是在测量数据正常的情况下奖励赠予保险。 无论是IT技术公司通过给医院提供SaaS系统获取门诊体检人群、还是通过机构/医生在线下与病患接触向线上导流,再或是将智能硬件与第三方平台做捆绑,获取和留存用户都是该领域持续性的挑战。

整体来说,慢病管理的用户群体意识、数据连续性价值都还属于成长初期,能够有成体系的服务支撑,会比单纯的硬件切入要更具价值。 图1:服务是基础硬件是辅助观点2:优质服务可由老人互助,时间银行仍是概念 在本文的后续部分将会重点分析“广场舞和家政服务”,这证明老人之间的互助行为已经可以作为优质服务的一类供给形态,老人群体天然的相互理解,能够让相关技能的分享效率更高更具价值。而在丹麦等发达国家,本身也有老人与年轻人混合居住的社区,年轻人只要达成每周固定时长的陪伴/照料服务,就可以减免房租;在美国著名的众筹网站Kickstarter上,筹款10W+美元的“PresentPerfect”,也是将幼儿园的孩子定期与养老院的老人聚在一起交流沟通,产生了非常好的互助效果。 但在中国的大环境下,想用时间银行的概念仍是相对遥远的概念。具体的困难主要是在服务周期、服务项目、兑换方式等多方面。

类似的形态是无偿献血机制,但献血的血型、用血的触发机制等相对标准化,也已经多年实践形成了相关的法律规定,相对来说完全非标的养老服务就很难采用此方式落地。 再来看“长期护理险”:在2016年7月的人社部《关于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及,将在首批包括上海、广州、青岛等15个城市,用1-2年探索为长期失能人员基本生活照料和医疗护理,提供保障的社会保险制度,力争在2020年前,基本形成适应我国社会的长期护理保险制度政策框架。2016年10月24日,以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为主体组成的财团,以27亿美元现金收购纽交所上市公司Genworth金融集团(全美第一大长期护理保险公司)的全部已发行股份。 中国的养老保险是对退休后基本生活给予的经济保障,所以养老金常被视作退休工资,并未实现真正意义的老有所“养”。以试点最早的青岛为例,与德国长期护理保险类似,采取“跟随医疗保险”原则,即将医疗保险参保人作为长期医疗护理保险制度的参保人;在受益方式上,青岛借鉴了日本模式,仅提供服务,不支持现金给付。

但目前青岛面临的问题是由于护理服务分级和失能依赖程度评估工具/机构的缺失,由商业保险公司经办的保险金给付无法与护理服务和失能水平联动。 观点3:长期护理险对陪护类公司利好;适老化居家改造未来可期 按照国家试点的要求,长期护理保险基金支付水平总体控制在70%左右,这意味着家庭/老人只需承担30%的护理费用,按3500-4000元/月的平均照护成本看,将降低至1167-1333元/月,相当于2016年职工平均养老金的50%-60%,这将意味着有更多家庭可以支付得起陪护/照料服务,与保险公司/政府部门共同探索和制定护理分级和失能评估体系,将助力该领域创业公司的发展;而参照日本来看,适老化的居家改造也属于介护险范围内,若该领域开放的话,麦麦养老(智能养老,现阶段与高端机构合作)也将迎来更大的ToC市场。 二、主动开源——技能分享做网红,共享经济正当时,技术创新是未来 对于活力老人,身体精神状态都比较好,对于当中一部分愿意参与到社会工作中的人群,相对标准化的技能分享就是很好的方式,首先来看“食住行”的基础领域,我们可以看到这些案例:食住行:乐趣多多,顺便挣钱,共享路漫漫 先来看“食”——“回家吃饭”曾在2015年7月接受采访时表示,以北京为例有上千家厨参与,其中70%-80%的厨师是老年人。对比来看,我们近期在建外SOHO区域范围测试来看,最新的数据是周边5公里内,有137位家厨,其中60后36位(占26.3%),50后16位(占11.7%),总体老人厨师的比例为38%,应该说这依然是很高的比例。需要注意的是,2016年3月北京食品药监局的一纸批文,会让共享吃饭模式后续的发展受到影响。

 对于“住”——Airbnb在2015年7月的数据显示,全球有10%的房东超过60岁,其56%已退休,49%依靠固定退休收入生活。在经济收入上,老年房东群体平均接待房客约60天/年,平均收入约6000美元/年,这些收入足以支持老人购买各种必需品或外出旅行;在社会认同感上,老年房东有74%是独居或只与一位同伴居住,来往的客人带来了新鲜的世界,老人们更加用心的提供服务,获得了高于其他房东群体7.5%的五星好评。